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細菌戰與化學戰——無毒不用其極

  生化武器,即細菌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是嚴重違反人類的生物性,具有擴散性和不可控性的極端危險的武器,早就被國際社會嚴格禁止。日本也在1925年6月日內瓦國際會議制訂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它氣體和細菌戰方法的議定書》上簽字。但是,日本法西斯卻公然違反國際法規,在中國以及日本國內組建了大批生化武器的研究、生產和作戰部門,在侵華戰爭中大量使用生化武器,進行殘酷的細菌戰與化學戰。日本政府和軍部直接參與實施了對中國的細菌戰和化學戰。如1937年的日軍參謀總長載仁親王下達實施化學戰“在華各軍可以使用紅彈、紅筒和綠筒”的《大陸指第345號指示》。

  日軍將大批中國人用作細菌實驗和毒氣試驗的實驗品,將他們殘害致死;還對無辜的中國平民施放毒氣,在河流、湖泊、水井中投毒,以毀滅中國人民的生存條件。據不完全統計,中國軍民因遭受日軍細菌戰和細菌實驗而死亡的人數至少在10萬以上;日軍使用化學武器多達2000余次,中國軍民直接中毒傷亡人數近10萬人。戰后,至今還遺棄在中國的200萬發毒氣彈,繼續給中國人民造成嚴重傷害。

 

細菌戰

  侵華日軍細菌部隊及實施細菌戰的主要有哈爾濱731部隊、廣州“波”字第8604部隊、南京“榮”字第1644部隊、北平北支甲第1855部隊、長春滿洲第100部隊。尤其是731部隊最為臭名昭著。

  731部隊為了準備細菌戰爭,喪心病狂地研究制造鼠疫、傷寒、霍亂、炭疽、班疹傷寒等數十種傳染病菌,其生產能力之大,數量之多駭人聽聞。1945年上半年,為了準備傳播鼠疫,僅黑龍江省的日軍就向七三一部隊上繳了56000只老鼠。日軍細菌部隊曾組織遠征隊在中國各地實施細菌戰。1941年,日軍731部隊和南京“榮”字第1644部隊密切配合,在常德投撒鼠疫菌。日軍細菌部隊在抗日活動比較活躍的浙江地區大量撒播細菌,直至現在還不斷有人受到傷害。活體實驗是日軍的一大暴行。日軍為了準備細菌戰,野蠻地用中國戰俘和平民進行活體實驗,僅死于七三一部隊活體實驗的就達3000多人。731部隊還對太平洋戰爭中的英美戰俘進行細菌實驗。

“決勝瓦斯”——侵華日軍實施化學戰

  “毒氣島”與516毒氣部隊。1927年,日本在廣島縣的大久野島秘密建立忠海兵工廠即毒氣工廠,開始生產化學武器,運往中國戰場。1933年,日本專門培訓實施化學戰的習志野學校隊員進入中國東北,進行毒氣(彈)施放演習。1939年,關東軍在齊齊哈爾組建516化學部隊,進行化學武器的實驗、研制和生產。

  實施化學戰。1937年7月28日,日軍參謀總長載仁下達準予在侵華戰爭中使用化學武器的命令,揭開了日軍對華實施化學戰的序幕。因為毒氣毒氣彈在戰爭中殺傷力強,又被稱為“決勝瓦斯”。1942年5月,日軍在河北省定縣北疃村對躲避在地道中的索然無辜民眾施放毒氣撥,造成800多人慘遭殺害的“北疃慘案”。據中國方面統計,侵華日軍在中國實施化學戰達2000次之多,有9萬余中國軍民受害,1萬余人中毒死亡。

  余毒仍在害人。日本戰敗后將大批化學武器丟棄在中國,據已發現的有200萬枚,毒氣100多噸,造成和平居民受傷害事件頻出不鮮。2003年8月4日,齊齊哈爾發生了日軍遺棄化學武器中毒事件,1人死亡,42人中毒入院。日軍遺棄化武問題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尚未了結的問題。由于侵華日軍細菌、化武部隊在日本戰敗投降撤離中國時,銷毀了大量罪證,卻將那些用活人做細菌實驗取得的絕密資料帶回了日本,并以此為交換條什,與駐日美軍進行了交易,美軍為得到日本細菌研究的資料,悄悄掩蓋了石井四郎等731部隊戰犯的罪行,使他們逃脫了軍事法庭的審判。但歷史真相是掩蓋不了的,日本至今還遺留在中國的200多萬枚毒氣彈就是明證。為推動這一歷史遺留問題的早日解決,從上個世紀80年代后期起,中國政府正式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要求日方承擔責任,盡快銷毀日本遺棄在中國的化學武器。1999年7月,中日兩國政府正式簽署《于銷毀中國境內日本遺棄化學武器的備忘錄》,日方在“備忘錄”中表示銘記中日聯合聲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的原則和精神,承認在中國遺棄了化學武器,承諾將根據《禁止化學武器公約》誠實履行作為遺棄締約國應承擔的義務。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抗戰館七七“掠影”
為抗戰吹響號角——中國共產黨與抗戰文化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舉辦,歡迎來館參觀。...[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