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田中奏折(節錄)

      1927年6月27日至7月7日,日本田中義一內閣召開東方會議,討論對華政策問題,制訂了妄圖用武力征服中國的《對華政策綱領》。會后,田中于7月25日通過宮內大臣一木喜德呈送天皇一個秘密奏折。奏折說,“如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如要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這個奏折反映了日本獨霸中國并進而稱霸亞洲和世界的野心。日本帝國主義正是按照田中義一提出的侵略計劃,于1931年侵占中國東北,1937年發動全面侵華戰爭,1941年發動太平洋戰爭。史實表明,日本的侵略行動與奏折中所提出的擴張計劃是相符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日本史學界對《田中奏折》的真偽問題展開了討論,眾說紛紜,至今仍存爭議。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田中奏折》所描述的日本侵華計劃,與東方會議上制訂的《對華政策綱領》是吻合的,也為后來的歷史所印證。

  內閣總理大臣田中義一,引率群臣,誠惶誠恐,謹伏奏我帝國對滿、蒙之積極根本政策之件。

對滿蒙之積極政策

  所謂滿、蒙者,乃奉天、吉林、黑龍江及內外蒙古是也。廣袤七萬四千方里,人口二千八百萬人,較我日本帝國國土(朝鮮及臺灣除外)大逾三倍,其人口只有我國三分之一。不惟地廣人稀,令人羨慕,農礦森林等物之豐,當世無其匹敵。我國因欲開拓其富源,以培養帝國恒久之榮華,特設南滿洲鐵道會社,借日、支共存共榮之美名,而投資于其地之鐵道、海運、礦山、森林、鋼鐵、農業、畜產等業,達四億四千余萬元。此誠我國企業中最雄大之組織也。且名雖為半官半民,其實權無不操諸政府。若夫付滿鐵公司以外交、警察及一般之政權,使其發揮帝國主義,形成特殊會社,無異朝鮮統監之第二。即可知我對滿、蒙之權利及特益巨且大矣。故歷代內閣之施政于滿、蒙者,無不依明治大帝之遺訓,擴展其規模,完成新大陸政策,以保皇柞無窮,國家昌盛。無如歐戰以后,外交內治多有變化,東三省當局亦日就覺醒,起而步我后塵,謀建設其產業之隆盛,有得寸進尺之勢。進展之迅速,實令人驚異。因而我國勢力之侵入,遭受莫大影響,惹出數多不利,以致歷代內閣對滿、蒙之交涉皆不能成功。益以華盛頓會議成立《九國條約》,我之滿、蒙特權及利益,概被限制,不能自由行動,我國之存立,隨亦感受動搖。此種準關,如不極力打開,則我國之存立即不能堅固,國力自無由發展矣。矧滿、蒙之利源,悉集于北滿地方,我國如無自由進出機會,則滿、蒙富源,無由取為我有,自無待論,即日、俄戰爭所得之南滿利源,亦因《九國條約》而大受限制。因而我國人民不能源源而進,支那人民反如洪水流入,每年移往東三省者,勢如萬馬奔騰,數約百萬人左右。甚至威 迫我滿、蒙之既得權,使我國每年剩余之八十萬民,無處安身。此為我人口及食料之調節政策計,誠不勝遺憾者也。若再任支那人民流入滿、蒙,不急設法以制之,迄五年后,支那人民必將加增六百萬人以上。斯時也,我對滿、蒙反增許多困難夾。 

      回憶華盛頓會議《九國條約》成立以后,我對滿、蒙之進出悉被限制,舉國上下輿論嘩然。大正先帝陛下密召山縣有朋,及其他重要陸、海軍等,妥議對于《九國條約》之打開策。當時命臣前往歐、美,密探歐、美重要政治家之意見,僉謂成立《九國條約》,原系美國主動,其附和各國之內意則多贊成我國之勢力增大于滿、蒙,以便保護國際之貿易及投資之利益。此乃臣義一親自與英、法、意等國首領面商,頗可信彼等對我之誠意也,獨惜我國乘彼等各國之內諾,正欲發展其計劃而欲破除華盛頓《九國條約》之時,政友會內閣突然倒壞,致有心無力,不克實現我國之計劃。言念及此,頗為痛嘆。至臣義一向歐、美各國密商發展滿、蒙之事,歸經上海,在上海船埠,被支那人用炸彈暗殺未遂,誤傷美國婦人。此乃我皇祖皇宗之神佑,義一方得身不受傷。不啻上天示意于義一,必須獻身皇國為極東而開新局面,以興新皇國而造新大陸。且東三省為東亞政治不完全之地,我日人為欲自保而保他人,必須以鐵與血,方能拔除東亞之難局。然欲以鐵血主義而保東三省,則第三國之亞美利加,必受支那以夷制夷煽動而制我。斯時也,我之對美角逐,勢不容辭。更進而言之,以臣義一在上海船埠受支那人爆炸之時,轉傷美人性命,而支那便安然無事,則東亞之將來如非以如此作去,我國運必無發展之希望。向之日、俄戰爭,實際即日、支之戰。將來欲制支那,必以打倒美國勢力為先決問題,與日、俄戰爭之意,大同小異。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異服之民族,必畏我敬我而降于我。使世界知東亞為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遺策,是亦我日本帝國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若夫華盛頓《九國條約》,純為貿易商戰之精神。乃英、美富國欲以其富力,征服我日本在支那之勢力。即軍備縮小案亦不外英、美等國欲限制我國軍力之盛大,使無征服廣大支那領土之軍備能力,而置支那富源于英、美富力吸收之下,無一非英、美打倒我日本之策略也。顧以民政黨等徒以華盛頓《九國條約》為前提,盛唱對華貿易主義,而排斥對華權利主義,皆屬矯角殺牛之陋策,是亦我日本自殺之政策。蓋以貿易主義者,如英國因有強大之印度及澳洲為之供給食物及原料,亞美利加因有南美、加拿大等可為伊供給養料及原料之便,則其余存之力,可一意擴張對支那貿易,以增其國富。無如我國之人口日增,從而食料及原料日減,如徒望貿易之發達,終必被雄大資力之英、美所打倒,我必終無所得。最可恐怕者,則支那人民日就醒覺,雖內亂正大之時,其支那民眾尚能精勤不息,模仿日貨以自代。因此,頗阻我國貿易之進展。加之,我國商品專望支那人為顧客,將來支那統一,工業必隨之而發達,歐、美商品必然競賣于支那市場,于是我國對支那貿易必大受打擊。民政黨所主張之順應《九國條約》,以貿易主義向滿、蒙直進云云者,不奮自殺政策也。考我國之現勢及將來,如欲造成昭和新政,必須以積極的對滿、蒙強取權利為主義,以權利而培養貿易,此不但可制支那工業之發達,亦可避歐勢東漸之危險。策之優,計之善,莫過于此。我對滿、蒙之權利如可真實的到手,則以滿、蒙為根據,以貿易之假面具而風靡支那四百余州;再以滿、蒙之權利為司令塔,而攫取全支那之利源。以支那之富源而作征服印度及南洋各島以及中、小亞細亞及歐羅巴之用。我大和民族之欲步武亞細亞大陸者,握執滿、蒙利權,乃其第一大關鍵也。況最后之勝利者賴糧食,工業之隆盛者賴原料也,國力之充實者賴廣大之國土也。我對滿、蒙之利權,如以積極政策而擴張之,可以解決種種大國之要素者則勿論矣。而我年年余剩之七十萬人口,亦可以同時解決矣。欲實現昭和新政,欲致我帝國永久之隆盛者,唯有積極的對滿、蒙利權主義之一點而已耳。

滿、蒙非支那領土

  此所謂滿、蒙者,依歷史非支那之領土,亦非支那特殊區域。我矢野博士盡力研究支那歷史,無不以滿、蒙非支那之領土,此事已由帝國大學發表于世界矣。因我矢野博士之研究發表正當,故支那學者無反對我帝國大學之立說也。最不幸者,日、俄戰爭之時,我國宣戰布告明認滿、蒙為支那領土。又華盛頓會議時,《九國條約》亦認滿、蒙為支那領土,因之外交上不得不認為支那主權。因此二種之失算,致禍我帝國對滿、蒙之權益。如以支那之過去而論,民國成立雖倡五族共和,對于西藏、新疆、蒙古、滿洲等,無不為特殊區域,又特準王公舊制存在,則其滿、蒙領土權,確在王公之手。我國此后有機會時,必須闡明其滿、蒙領土之真相于世界當道,待有機會時,以得寸進尺方法而進入內外蒙古,以成新大陸。且內外蒙既沿王公舊制,其權明明在王公手中,我如欲進出內外蒙,可以與蒙古王公為對手,則締結權利,便可有裕綽機會,而可增我國力于內外蒙古也。至對于南、北滿之權利,則以二十一條為基礎,勇往邁進,另添如下之附帶權利,以便保持我永久實享之權利。  

  一、三十年商租權期限滿了后,更可自由更新其期限,并確認商、工、農等業之土地商租權。

  二、日本人欲入東部內外蒙古居住、往來及各種商、工業等,皆可自由行動,及出入南、北滿時,支那法律須許其自由,不得不法科稅或檢查。

  三、在奉天、吉林等十九個鐵礦及石炭礦權,以及森林采取權獲得之件。

  四、南滿及東部蒙古之鐵道布設并鐵道借款優先權。

  五、政治、財政、軍事顧問及教官增聘以及傭聘優先權。

  六、朝鮮民取締之警察駐在權。

  七、吉長鐵道之管理經營延長九十九年。

  八、特產物專賣權及輸送歐、美貿易之優先權。

  九、黑龍江礦產全權。

  十、吉會、長大鐵路敷設權。

  十一、東清鐵路欲向俄國收回時之借款提供特權。

  十二、安東、營口之港權及運輸聯絡權。

  十三、東三省中央銀行設立合辦權。

對內外蒙古之積極政策

  滿、蒙既為舊王公所有,我國將來之進出必須以舊王公為對手,方可以扶持其勢力。依故福島關東長官之長女,因獻身于皇國起見,以金枝玉葉之質,而為未開化民族之圖什葉圖王府之顧問。加之圖什葉圖王之妃,乃肅親王之侄女,因此關系,圖什葉圖王府與我國頗為接近。我特以意外之利益及保護而羅致之,在內外蒙古各王府等,無不以誠意對我敬我。現在圖什葉圖王府內之我國退伍軍人,共有十九人在矣。而向王府收買土地及羊毛特買權或礦權,均被我先取定其特權矣。此外接派多數退伍軍人密入其地,命其常服支那衣服,以避奉夭政府嫌疑,散在王府管區之內,實行墾殖、畜牧、羊毛買收等權。按其他各王府,仍依對圖什葉圖王府方法而進入,到處安置我國退伍軍人,以便操縱其舊王公。待我國民移往多數于內外滿、蒙之時,我土地所有權先用十把一束之賤價而買定之。然后將其可墾為水田者種植食米,以供我食料不足之用;不能墾為水田者則盛設牧場,養殖軍馬及牛畜,以充我軍用及食用;余剩之額,制造罐頭運販歐、美,其皮毛亦可供我不足之用。待時期一到,則內外蒙古均為我有。因乘其領土權未甚顯明之時,且支那政府及赤俄尚未注意及此之候,我國預先密伏勢力于其地。如其內外蒙古之上地,多數被我買有之時,斯時也,是蒙古人之蒙古歟?抑或日本人之蒙古歟?使世人無可分辨。我則借國力以扶持我主權,而實行我積極政策。我國對于蒙古之施為,因欲實行如上之政策,由本年起由陸軍秘密費項下,抽出一百萬元以內,急派官佐四百名,化裝為教師或支那人潛入內外蒙古,與各舊王公實行握手,收束其地之牧畜、礦山等權,為國家而造成百年大計。

(《日本田中內閣侵略滿蒙之積極政策》,上海民新書店1931年版)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抗戰老兵李安甫:11次死里逃生,黨員
李安甫,13歲參軍入伍,成為肖華將軍麾下的司號員,他加入武工隊,成為傳遞情報、刺殺鋤奸的神槍手。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年...[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