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中央關于目前政治形勢與黨的任務決議

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通過

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1935年12月15日通過

  (一)目前形勢的特點

  目前政治形勢已經起了一個基本上的變化,在中國革命史上劃分了一個新時期,這表現在日本帝國主義變中國為殖民地,中國革命準備進入全國性的大革命,在世界是戰爭與革命的前夜。

  日本帝國主義并吞東北四省之后,現在又并吞了整一個華北,而且正準備并吞全中國,把全中國從各帝國主義的半殖民地,變為日本的殖民地。這是目前時局的最基本的特點。

  日本帝國主義鑒于直接公開的武裝占領東北四省,曾經引起了全中國反日的怒潮,這次他就采取比較隱秘的方式,即用國民黨南京政府下命令委任中國某些賣國的軍閥政客,作為他在華北的代理人,以進到直接武裝占領華北。這種方式雖是比較“九一八”的方式更為奸滑與兇惡,但僅是過渡到直接武裝占領與建立華北國及其傀儡政府的步驟,第二個滿洲國傀儡政府是其必然的歸宿。作為中國漢奸賣國賊集團的主要成份的許多軍閥政客土豪劣紳,銀行資本家,特別是其中的親日派,是這個傀儡政府的組成分子及其贊助者,沒有這一大群漢奸賣國賊,日本帝國主義變中國為殖民地是不能如此順暢的。

  日本帝國主義吞并華北并準備吞并全中國的行動,向著四萬萬人的中華民族送來了亡國滅種的大禍,這個大禍就把一切不愿當亡國奴,不愿充漢奸賣國賊的中國人,迫得走上一條唯一的道路:向著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漢奸賣國賊展開神圣的民族戰爭。一切愛國的中國人為保衛自己的國家而血戰到底,這是日本帝國主義亡人之國滅人之種的冒險事業的前進路上必然得到的回答。日本帝國主義于吞下了東北四省這個較小的炸彈之后,又著手吞下中國本部這個絕大的炸彈了。

  日本帝國主義單獨吞并中國的行動,使帝國主義內部的矛盾,達到了空前緊張的程度。美國帝國主義完全為著他自己帝國主義的目的,是同日本帝國主義勢不兩立的,太平洋戰爭是必然的結果。而英國卻忘〔妄〕在求得日本的某些讓步與妥協,使他的主要力量能夠拿了去對付他的主要敵人:蘇聯美國與意大利。

  日本帝國主義吞并中國本部的行動,促進了中國反革命統治,首先是賣國賊頭子蔣介石的統治之削弱與崩潰。一貫的賣國政策不但使蔣介石喪失了某些社會的與群眾的基礎,而且縮小了他的地盤。同蘇維埃紅軍的長期斗爭,尤其是五次“圍剿,與對于中央紅軍的追擊,使他的兵力消耗了,疲勞了,分散了。以法西斯蒂統一中國的夢想,是宣告了最后的破產。國民黨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實際上是不利于蔣介石的分贓會議,蔣介石只有更加依靠出賣中國,以維持垂死的統治。但是他的出賣,更促使他的統治加速度的走向死滅。這種情形,也就更加加深了蔣系軍閥與其他軍閥間的矛盾與沖突,增加了以新的形勢與新的性質而出現的反蔣戰爭的爆發之可能性。

  日本帝國主義吞并中國的行動,正當中國蘇維埃運動轉入了一個新局面的時期。自從中央紅軍退出中央蘇區,長江下游的一些蘇區受到了部分損失之后,現在是各地紅軍的新勝利,新根據地的創造,老蘇區的游擊戰爭的開始轉入反攻,與新的游擊戰爭蓬勃發展的時期。困難的關頭已經過去了。中央紅軍以十二個月工夫,用二萬五千里的長征,戰勝了蔣介石的長追,宣告了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蔣介石圍追堵截的破產,突破了歷史上軍事遠征的紀錄,并以宣傳隊的作用向著他所縱橫馳騁的十一個省區二萬萬以上民眾,指出了解除痛苦,救已救國的道路。以播種機的作用,散布了許多的革命種子。中央紅軍與廿五,六,七軍會合之后,對于向著陜甘蘇區進行的敵人第三次“圍剿”之澈底的粉碎,更加表示了蘇維埃運動新時期的到來。他同  目前總的革命形勢的新局面相會合,成為中國革命新形勢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他指明:在全中國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強盜吞并,挽救中國出于亡國滅種大禍的偉大力量中,有著蘇維埃紅軍鐵一般的中堅力量。

  日本帝國主義吞并中國的行動,重新推醒了全中國人民,懂得了亡國滅種大禍臨頭的危險形勢,掀起了新的民族革命高潮。這種民族革命高潮,在中國革命經過歷史上無數次的鍛煉之下(主要的是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的大革命)產生的,是在目前中國已經有了蘇維埃革命根據地與革命形勢存在之下產生的,是在世界革命與戰爭的新周期即將來臨的形勢之下產生的,是在蘇聯已經有著一切力量,足以戰勝侵略國家援助被壓迫民族的形勢之下產生的。因此,他就將以特別廣大,特別堅決,特別與世界革命因素互相影響與互相幫助的性質而出現。

  無疑的,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不但推醒了中國工人階級與農民中更落后的階層,使他們積極參加革命斗爭,而且廣大的小資產階級群眾與智識分子,現在又轉入了革命。中國國民經濟的總崩潰,千千萬萬人民的失業失地,千千萬萬的災民難民,更使得新的反日的民族革命高潮,同群眾救死求生的日常斗爭密切的聯系起來,大大的擴大了民族革命營壘的群眾基礎,廣大民眾的革命義憤是在全中國一切地方醞釀著,并已經在普及各大城市的學生反日示威運動中再一度的開始表現出來了。在反革命營壘中,是新的動搖分裂,與沖突,一部分民族資產階級,許多的鄉村富農,與小地主,以至一部分軍閥,對于目前開始的新的民族運動,是有采取同情中立,以至參加的可能的。民族革命戰線是擴大了。

  目前的世界是處在大革命與大戰爭的前夜形勢中,一切帝國主義國家的經濟危機,以及由此產生的革命危機,使得帝國主義除了戰爭找不出第二條挽救死亡的出路。日本帝國主義大舉進攻中國與意大利帝國主義大舉進攻阿比西尼亞的冒險戰爭,無疑的存在著引導到第二次帝國主義大戰的危險。而中國與阿比西尼亞的民族革命戰爭,各帝國主義國家,及其許多殖民地半殖民地革命危機的成熟,無疑的要引導到世界的大革命。在目前革命與戰爭的前夜時期,已可明顯看到世界反革命力量的削弱,與世界革命力量的增漲。在將來就是大戰爭與大革命,葬送世界上的一切反革命。這一形勢使得中國革命脫離了過去的孤立。世界革命是中國革命有力的幫手。同時中國革命現在就已經成了世界革命的偉大因素,將來則要以全民族的雄偉陣勢幫助著世界的革命。

  這在日本同中國的關系上也是一樣。在有力量的日本共產黨領導之下的日本工農及被壓迫民族(朝鮮臺灣)正在準備著偉大力量,為打倒帝國主義日本,建立蘇維埃日本而奮斗。這就把中國革命同日本革命在共同目標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基礎之上會合起來。日本革命民眾是中國革命民眾的有力的幫手。

  蘇聯也是一樣。今日的蘇聯是有戰勝敢于向他開火的帝國主義的力量的(第二個五年計劃即將完成,紅軍的威力),在向日本帝國主義使用一切和平方法無效(屢次提議訂立互不侵犯條約等)而日本反積極向蘇聯挑戰的情況之下,蘇聯是準備著打擊這個野蠻侵略者的。這就把中國革命,日本革命和蘇聯反對侵略者的斗爭會合在共同目標――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基礎之上。蘇聯是中國革命最有力量的幫手。

  中國革命是處在有利的環境中,中國革命有著光明燦爛的前途。但是中國革命的主要敵人帝國主義,尤其是目前兇橫直進的日本帝國主義,是準備了決心和力量來對付中國革命的。在中國反革命集團方面,由于其統治力量之更加減弱,而不得不更加為虎作倀,投靠于萬惡的日本帝國主義,向著革命的民眾作絕望的進攻與決斗。把這一形勢同目前依然存在著的中國革命不平衡發展的形勢合起來看,就知道中國革命保存了一種持久性。他向中國革命民眾及其首領中國共產黨指明:準備著長時間同敵人奮斗罷,為著同敵人作持久戰而準備自己的艱苦工作罷,沒有幾千萬幾萬萬人的革命軍,是不能最后解決敵人的;一切策略,一切努力,向著組織千千萬萬民眾進入偉大的民族革命戰場上去,準備了偉大的力量,就是準備了決戰的捷報。

  (二)黨的策略路線

  目前的形勢告訴我們,日本帝國主義吞并中國的行動,震動了全中國與全世界。中國政治生活中的各階級,階層,政黨,以及武裝勢力,重新改變了與正在改變著他們之間的相互關系。民族革命戰線與民族反革命戰線是在重新改組中。因此,黨的策略路線,是在發動,團聚與組織全中國全民族一切革命力量去反對當前主要的敵人: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賊頭子蔣介石。不論什么人,什么派別,什么武裝隊伍,什么階級,只要是反對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賊蔣介石的,都應該聯合起來,開展神圣的民族革命戰爭,驅逐日本帝國主義出中國,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走狗在中國的統治,取得中華民族的澈底解放,保持中國的獨立與領土的完整。只有最廣泛的反日民族統一戰線(下層的與上層的),才能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蔣介石。

  當然,不同的個人,不同的團體,不同的社會階級與階層,不同的武裝隊伍,他們參加反日的民族革命各有他們不同的動機與立場。有的只是為了保持他們原有的地位,有的為了要爭取運動的領導權,使運動不至超出他們所容許的范圍以外,有的真是為了中華民族的澈底解放。正因為他們的動機與立場各有不同,有的在斗爭開始時,就要動搖叛變的,有的會在中途消極或退出戰線的,有的愿意奮斗到底的。但是我們的任務,是在不但要團結一切可能的反日的基本力量,而且要團結一切可能的反日同盟者,是在使全國人民有力出力,有錢出錢,有槍出槍,有知識出知識,不使一個愛國的中國人,不參加到反日的戰線上去。這就是黨的最廣泛的民族統一戰線策略的總路線。只有這種路線,我們才能動員全國人民的力量去對付全國人民的公敵: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頭子蔣介石。

  中國工人階級與農民,依然是中國革命的基本動力。廣大的小資產階級群眾,革命的智識分子是民族革命中可靠的同盟者。工農小資產階級的堅固聯盟,是戰勝日本帝國主義與漢奸賣國賊的基本力量。一部分民族資產階級與軍閥,不管他們怎樣不同意土地革命與蘇維埃制度,在他們對于反日反漢奸賣國賊的斗爭采取同情,或善意中立,或直接參加之時,對于反日戰線的開展都是有利的。因為這就削弱了總的反革命力量,而擴大了總的革命力量。為達到此目的,黨應該采取各種適當的方法與方式,爭取這些力量到反日戰線中來。不但如此,即在地主買辦階級營壘中間,也不是完全統一的。由于中國過去是許多帝國主義互相競爭的結果,產生了各國帝國主義在中國的互相競爭的賣國賊集團,他們中間的矛盾與沖突,黨亦應使用許多的手段,使某些反革命力量暫時處于不積極反對反日戰線的地位。對于日本帝國主義以外的其他帝國主義的策略也是如此,黨在發動,團聚與組織全中國人民的力量,以反對全中國人民的公敵時,應該堅決不動搖的同反日統一戰線內部一切動搖,妥協,投降與叛變的傾向做斗爭。一切破壞中國人民反日運動者,都是漢奸賣國賊,應該群起而攻之。共產黨應該以自己積極的澈底的正確的反日反漢奸反賣國賊的言論與行動,去取得自己在反日戰線中的領導權。也只有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反日運動,才能得到澈底的勝利。反日戰線中的廣大民眾,應該滿足他們的基本利益的要求(農民的土地要求,工人,兵士,貧民,知識分子等改良生活待遇的要求),只有滿足了他們的要求,才能動員廣大的群眾走進反日的陣地上去,才能使反日運動得到持久性,才能使運動走到澈底的勝利。也只有如此,才能取得黨在反日運動中的領導權。

  (三)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

  反日反賣國賊的民族統一戰線之最廣泛的與最高的形式,就是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的組織。由于不同意蘇維埃制度與土地革命而同意于反日反賣國賊的分子的存在,由于中國政治經濟不平衡而產生的地方割據狀態,由于中國蘇維埃政權現在還只在中國一部分領土上勝利,此外,還由于漢奸賣國賊等民族反革命為日本帝國主義幫兇的嚴重性,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的組織,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

  中國人民反日反賣國賊的方式,是多樣的,參加斗爭的分子的覺悟程度,也是不一致的。共產黨員應該不放松一切機會去發動,組織與領導各種方式與各種程度的斗爭,把這些斗爭引導到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的階段。一切反日反賣國賊的分子,不論他們代表那一階級,那一政治派別,那一社會團體,那一武裝隊伍,都可以加入國防政府。一切反日反賣國賊的武裝隊伍,都可以加入抗日聯軍。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是全中國一切反日反賣國賊力量的聯合戰線的政權組織,也是反日反賣國賊的民族革命戰爭的統一領導機關。在階級意義上說來,他是在反日反賣國賊共同目標之下的各階級聯盟。

  為了使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迅速組織起來,為了使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有更廣大的群眾基礎與武裝力量,共產黨的策略不是等待著那些自然發生的抗日人民團體與抗日武裝力量已經存在了,才去把他們組織起來,而是指導自己的黨員從各方面努力去推動一切愛國的分子,團體,階層,階級,黨派,生產的與商業的,文化的與教育的,學生的與教員的,工農的與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的,城市與鄉村的,新式的與舊式的,社會的與政治的,武裝的等等力量,發起各種各樣反日反漢奸賣國賊的團體(抗日會,抗日聯合會等),組織各種各樣反日反賣國賊的軍隊(抗日義勇軍,人民革命軍,新的十九路軍等),政權(縣區市抗日政府,人民革命政府等),把這些團體,軍隊,政權,集合起來,加上蘇維埃與紅軍的力量,這就是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的組織。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組成之后,在他的行動過程中,每日都要去發動新的團體,新的地方政府與新的軍隊。一面不斷淘汰動搖叛變分子,一面不斷涌進新的力量,使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成為不是腐朽的,而是有朝氣的,不是軟弱的,而是有偉大戰斗力量的政府與聯軍。對于有些地方因為黨的力量的薄弱,所以沒有經過黨的推動與領導,或是因為離開蘇區與紅軍較遠,所以沒有蘇維埃與紅軍參加,而自動產生的抗日政府與抗日聯軍,那里的黨同樣應積極的援助擁護與參加。這就是共產黨實現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的具體的工作路線。

  因為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是反日反賣國賊的最廣泛的與最高的民族統一戰線的組織,所以他應該有最廣泛的行動綱領。這綱領如下:

  (一)沒收日本帝國主義在華的一切財產作抗日經費。

  (二)沒收一切賣國賊及漢奸的土地財產分給工農及災民難民。

  (三)救災治水,安定民生。

  (四)廢除一切苛捐雜稅,發展工商業。

  (五)加薪加餉,改良工人士兵及教職員的生活。

  (六)發展教育,救濟失學的學生。

  (七)實現民主權利,釋放一切政治犯。

  (八)發展生產技術,救濟失業的知識分子。

  (九)聯合朝鮮,臺灣,日本國內的工農,及一切反日力量,結成鞏固的聯盟。

  (十)對于中國的民族運動表示同情贊助或守善意中立的民族或國家,建立親密的友誼關系。

  共產黨必須在抗日戰斗的過程中,求得這些綱領的實現。并經過這些綱領,以求得黨的十大政綱的實現。

  (四)蘇維埃人民共和國

  最廣泛的反日反賣國賊的統一戰線,在今天有著他的特殊的意義,就是蘇維埃已經在中國的許多地方勝利了。這是同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七的第一次大革命時期,基本上不相同的。九年以來共產黨領導的蘇維埃運動在中國許多地方的勝利,使得新的反帝高潮得到了基本的力量,使得全國人民有了靠望,有了從帝國主義和賣國賊手里爭取自由解放與獨立的活榜樣,使得最廣泛的民族統一戰線有了堅固基礎與根據地,保證了在新的大革命中能夠堅持下去與走向澈底勝利,使得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有了中心支柱。

  為了使民族統一戰線得到更加廣大的與強有力的基礎,蘇維埃工農共和國及其中央政府宣告,把自己改變為蘇維埃人民共和國。把自己的政策,即蘇維埃工農共和國的政策的許多部分,改變到更加適合反對日本帝國主義變中國為殖民地的情況。

  這些政策的改變,首先就是在更充分的表明蘇維埃自己不但是代表工人農民的,而且是代表中華民族的。中華民族的基本利益,在于中國的自由獨立與統一,而這一基本利益,只有在蘇維埃的堅決方針之下,才能取得,才能保持,才能澈底戰勝反對這種利益的敵人:帝國主義和賣國賊。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宣告,愿意把廣大的小資產階級群眾團結到自己的周圍。一切革命的小資產階級分子,蘇維埃愿意給予以選舉權與被選舉權。一切為帝國主義及中國反革命所打擊的城鄉小資本工商業,蘇維埃盡自己的政策與權力所及去保護他們,蘇維埃老早就廢除了國民黨軍閥的一切苛捐雜稅,宣布了有利于一切小生產者的統一累進稅。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宣告,一切同情于反日反賣國賊的知識分子,不問他們過去是否是國民黨員,或在國民黨政府工作,都能享受蘇維埃政府的優待,蘇維埃給予他們以工作,救濟他們的失業,給予他們以發展文化,教育,藝術,科學及技術天才的機會。一切受日本帝國主義和賣國賊國民黨政府所驅逐,輕視,與虐待的智識分子,文學家,藝術家,科學家,技術人員,與新聞記者,蘇維埃給予以托庇的權利(一切這些人都可到蘇區來)。一切革命的知識分子,文學家,藝術家,科學家,技術人員,與新聞記者(不問他們的出身是地主,富農,或資本家),蘇維埃給與選舉權與被選舉權。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宣告,一切白軍官長(不分官級)士兵,凡愿反日反賣國賊者,都有受蘇維埃優待的權利。

  一切被國民黨賣國政府所排斥裁遣的失業軍人,蘇維埃紅軍愿意給以工作。即使同紅軍作戰者,一經解除武裝,不問官兵,一律優待。其負傷者,一律醫治。一切白軍官兵愿意在紅軍服務忠心于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之事業者,蘇維埃給予以選舉權與〈被〉選舉權。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及其紅軍向全國愿意參加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之事業的個人,團體,政治派別,與武裝隊伍提議,共同組織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不問何種武裝部隊,蘇維埃及紅軍愿與他們訂立抗日討賣國賊的協定,如過去蘇維埃紅軍與十九路軍訂立抗日反蔣協定一樣。但過去紅軍沒有能夠及時的用實力直接幫助十九路軍(十九路軍也沒有積極要求),擊破蔣介石對福建的進攻,這是不對的。今后對一切抗日討賣國賊之友軍,必須盡可能的給予以實力的援助,直至直接配合作戰。要達到反對共同敵人的目的,蘇維埃紅軍不但需要自己的勝利與發展,而且需要同盟的友軍之勝利與發展。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改變對待富農的政策。富農的財產不沒收,富農的土地,除封建剝削之部分外,不問自耕的與雇人耕的,均不沒收。鄉村中實行平分一切土地時,富農有與貧農中農分得同等土地之權。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用比較過去寬大的政策對待民族工商業資本家。在雙方有利的條件下,歡迎他們到蘇維埃人民共和國領土內投資,開設工廠與商店,保護他們生命財產之安全,盡可能的減低租稅條件,以發展中國的經濟。在紅軍占領的地方,保護一切對反日反賣國賊運動有利益的工商業。使得全國人民明白: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不但是政治上的自由,而且是發展中國工商業的最好的地方。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對海外華僑宣告,稱贊他們歷來幫助中國革命的愛國舉動。蔣介石輩雖然久已叛變革命了,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及全民族愛國人民卻繼承了太平天國以來的英勇事業,決心挽救中國于危亡,而致之于富強隆盛之域。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在全國勝利之日,即華僑得到解放之時。一切國民黨政府引導華僑淪于奴隸牛馬的政策,均當澈底鏟除,而代之以積極保護華僑的政策。在目前,一切被日本帝國主義及其他帝國主義國家排斥驅逐的華僑同胞,蘇維埃給予以托庇的權利,并歡迎華僑資本家到蘇區發展工商業。

  所有這些政策的改變,是為了一個基本的目的: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求得中華民族的自由解放與獨立,爭取革命在全國的勝利。

  為了順利的執行這些政策,為了很快的同日本帝國主義作戰,為了保證民族統一戰線中的領導權,黨與蘇維埃自始不變,但須更加努力,更加使之適合于民族統一戰線之要求的政策,那就是擴大抗日紅軍,擴大抗日游擊隊,擴大作為抗日根據地的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的領土,粉碎賣國賊軍隊的進攻,肅清抗日道路,鞏固抗日后方,澈底解決土地問題,爭取工農的大多數,爭取賣國賊軍隊和日本帝國主義軍隊的士兵,向少數民族提議建立共同斗爭的聯盟,執行靈活的外交政策等等。

  紅軍是抗日的先鋒隊,只有這個先鋒隊的擴大鞏固與善于使用,才能保證反日戰爭的勝利。為擴大百萬紅軍而斗爭的口號,在今天須使之緊密聯系到挽救危亡迫不及待的反日戰爭的時機。為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賣國賊,須擴大數百萬紅軍才能濟事,首先是擴大一百萬。不但每個紅色指揮員,戰斗員,地方黨〔干〕部,蘇維埃人員,而且是全國革命的人民,對于這一任務的積極努力,是十分重要的。紅軍技術條件的提高,技術與戰術教育的進步,政治工作之深入與普遍,革命軍事委員會領導的集中,物質供給的保證,尤其是戰略與戰役指揮之合乎正確的原則(進攻時反對冒險主義,防御時反對保守主義,轉移時反對逃跑主義),都是戰勝敵人不可缺少的條件。

  游擊戰爭應在全國發展起來,而著重于日本帝國主義占領區域,附近區域,賣國賊蔣介石的區域,紅軍抗日根據地(蘇區)及其附近區域的發展。一切游擊隊應以民族戰爭的面目而出現,密切的聯系于農民群眾的土地斗爭。要使游擊戰爭在反日反賣國賊戰爭中擔負起戰略上的偉大作用,黨應使游擊隊都成為抗日根據地(蘇區)的創造者,應使一切游擊隊所在區域建立脫離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賊統治的抗日人民革命政權(縣區鄉抗日政府,革命委員會以至蘇維埃),應使游擊隊迅速擴大而成為抗日革命軍,應使卷入反日浪潮的青年學生與革命士兵,大量加進游擊戰爭中去。應把黨所領導的與非其所領導的游擊隊,在共同的基礎上統一起來。

  要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賣國賊,不擴大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即抗日紅軍的根據地,是不能成功的。只有把賣國賊統治著的土地,大塊的變為蘇維埃領土,紅軍才有依靠,抗日戰爭才有后方。蘇維埃領土中許多工作要力求做到完 善的程度,實行正確的政策,把他鐵一般的鞏固起來,使之成為全國人民羨慕愛護與仿效的地方。

  一切賣國賊軍隊進攻這種抗日戰爭根據地的與人民政權模范區的企圖,應該予以無情的打擊。粉碎與破壞這種反革命進攻,不但是抗日紅軍與全蘇區抗日人民的責任,而且是全中國抗日人民的責任。黨應號召全中國全蘇區一切抗日人民為保護自己的根據地而奮斗,號召這些人民反對賣國賊搗亂抗日戰爭的后方,反對賣國賊攔阻抗日紅軍的去路。把國內戰爭同民族戰爭結合起來,是黨指導革命戰爭的一個基本的原則。

  要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沒有千千萬萬在日本與賣國賊統治之下的工人,農民,兵士,貧民與革命民眾大多數起來進行堅決的斗爭,是不能成功的。黨和蘇維埃紅軍的反日反賣國賊的民族統一戰線,要擴大到一切有群眾的地方去。應使一切群眾斗爭從初級提到高級,從地方提到全國,從經常程度提到反日反賣國賊的政權與武裝程度。只有蘇維埃人民共和國領土之內的同蘇維埃人民共和國領土之外的這兩種斗爭相會合,才能澈底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

  要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不爭取工人階級的大多數,是不能成功的。在中心城市與主要企業中建立鞏固的堡壘,利用一切公開的與半公開的可能建立廣大的群眾組織;從估計具體環境,爭取勝利結果(即使是很小勝利)的觀點出發,去發動組織領導工人群眾經濟的與政治的斗爭;注意保護與教育企業中的干部,積蓄工人群眾的雄厚力量,以準備決定勝負的戰斗;爭取工人階級在中國革命中的領導權,這是黨在工人運動中的基本原則。

  要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賣國賊,不爭取占中國人口百分之八十的農民參加斗爭的戰線,是不能成功的。共產黨與蘇維埃一定要滿足農民的土地要求,為澈底解決土地問題,解除農村封建壓迫而斗爭。只有這樣,才能動員幾千萬幾萬萬的農民群眾武裝走上抗日討賣國賊的陣地上去,才能使民族革命戰爭有源源不絕的補充,才能使日本帝國主義與中國民族反革命對于中國的主要掠奪對象――農民,變為反掠奪的中華民族革命軍,在日本占領區域,及其附近區域,首先是沒收漢奸賣國賊的土地財產分配給農民,然后從斗爭過程中依據于群眾自己的經驗,把斗爭深入下去,進行澈底解決土地問題。黨的基本原則,就是把土地革命同民族革命結合起來。

  沒有士兵的援助,要戰勝日本帝國主義和中國賣國賊數百萬的軍隊,也是不能成功的。我們應該在廣泛的群眾基礎之上去進行士兵的工作。黨應號召一切蘇區人民,白區人民,紅軍戰士,游擊隊戰士,為瓦解賣國賊軍隊而努力。幾千萬幾萬萬不愿當亡國奴的人民向著幾十萬幾百萬不愿當亡國奴的兵士官長苦口勸說,親友招致書函責備,與口號鼓動,是沒有不能感動他們的。我們的口號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工農商學兵聯合起來武裝保衛中國,紅軍白軍聯合起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與賣國 賊。愿意回家的發路費,愿意耕田的分土地,愿意抗日的當紅軍當義勇軍。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拿自己的榜樣和真誠的口號給蒙古人,回人等被壓迫民族看,你們也組織自己的國家呵!日本帝國主義及中國賣國賊,是我們共同的敵人,聯合起來打倒這個敵人呵!

  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的外交政策,建設于不放棄一切可能爭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和中國賣國賊的勝利的基礎之上,同一切和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相反對的國家,黨派,甚至個人,進行必要的諒解,妥協,建立國交,訂立同盟條約等等的交涉。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及其政府并不是不擇目標而隨便放矢的,誰愿為著自己的利益而同時有利于蘇維埃人民共和國抗日討賣國賊的斗爭者,蘇維埃政府均愿與之發生友誼的關系。

  一切政策,一切努力,為著反日反賣國賊的勝利,一切與此目標相違背者,均在排棄之列。這就是共產黨與蘇維埃的策略路線。

  (五)黨內主要危險是關門主義

  要戰勝中國人民的公敵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賣國賊,共產黨員必須深入到群眾中去,參加與領導一切群眾的,民族的與階級的斗爭。這里,主要的關鍵是運用廣泛的統一戰線。廣泛的統一戰線,一方面是在集中最大的力量,去對付最重要的敵人,另一方面,是在使廣大的群眾根據于他們自己的政治經驗,來了解黨的主張的正確,爭取他們到黨的旗幟之下。

  必須更深刻的了解革命領導權的問題。共產黨要在中國革命中取得領導權,單靠黨的宣傳鼓動是不夠的,必須使他的一切黨員在實際行動中,在每日的斗爭中,表現出他們是群眾的領導者。只知道如何在下層群眾中間進行工作(這是主要的),是不夠的,必須知道如何同別黨別派和下層群眾有關系的上層領袖進行談判,協商妥協,讓步,以期爭取其中可能繼續合作的分子,以期在群眾前面最后的揭穿那些動搖欺騙與叛變分子的面目,而以群眾的力量把他們驅逐出去。黨的領導權的取得,單靠在工人階級中的活動是不夠的(這是要緊的)共產黨員必須在農村中,兵士中,貧民中,小資產階級與智識分子中,以至一切革命同盟者中,進行自己的活動,為這些群眾的切身利益而斗爭,使他們相信共產黨不但是工人階級的利益的代表者,而且也是中國最大多數人民的利益的代表者,是全民族的代表者。只要有群眾的地方,不論那里的領導者是怎樣的反動,共產黨員應該參加到里面去進行革命的工作。只有當共產黨員表現出他們是無堅不破的最活潑有生氣的中國革命的先鋒隊,而不是空談抽象的共產主義原則的“圣潔的教徒”,共產黨才能取得中國革命的領導權。

  為了更大膽的運用廣泛的統一戰線,以爭取黨的領導權,黨必須同黨內“左”的關門主義傾向做堅決的斗爭。在目前形勢下,關門主義是黨內的主要危險,關門主義的來源,第一,是由于對目前新的政治形勢的不了解,因此,就不了解變更自己的策略,以適合于新的形勢的必要。第二,是由于不會把黨的基本口號與基本政綱同目前的行動口號與行動政綱,在實際行動中聯系起來,第三,基本的是由于不會把馬克思列寧斯達林主義活潑的運用到中國的特殊的具體環境去,而把馬克思列寧斯達林主義變成死的教條。這種關門主義傾向,實質上表現出懼怕敵人,懼怕群眾,與對于自己力量的不相信,因此就懼怕運用廣泛的統一戰線的策略。這種關門主義的傾向,實質上是同右傾機會主義相同的。關門主義繼續的結果,必然是使黨脫離群眾,使黨放棄爭取中國革命的領導權的任務。因此黨必須堅決反對“左”的關門主義,大膽的運用廣泛統一戰線,深入到千千萬萬的群眾中去,不怕可能發生的某種錯誤,從斗爭中去學習領導群眾的藝術。

      當然,黨在反對“左”的關門主義的斗爭中,絲毫也不要放松反對右傾機會主義的斗爭。右傾機會主義壓抑群眾的切身利益的斗爭,犧牲農民奪取土地,工人兵士貧民改良待遇的要求,去適合民族資產階級與富農的利益,去適合同盟者的部分利益,對同盟者懼怕使用言論批評的武器,懼怕率領群眾逼迫同盟者走上革命的更高階段。右傾機會主義接受民族資產階級,上層小資產階級分子,以及鄉村富農的政治影響,而把自己變成他們的尾巴。一九二七年時期的陳獨秀主義,在新的大革命中,在部分的黨部與黨員中的復活,是可能的。毫無疑義,黨應該向著這種右傾機會主義,作堅決的斗爭。但在目前說來,“左”的關門主義,是黨內主要危險。目前的反對右傾,正是為得要順利的克服“左”傾,澈底的擊破關門主義,使廣泛的統一戰線 的策略,正確的大膽的運用到一切工作中去,使黨不解在群眾斗爭的后面,使群眾從爭取日常的與切身的利益出發,提高到反對中國人民的公敵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賣國賊的民族革命戰爭的位置。

    (六)為擴大與鞏固共產黨而斗爭

  為了完成中國共產黨在偉大歷史時期所負擔的神圣任務,必須在組織上擴大與鞏固黨。在新的大革命中,共產黨需要數十萬至數百萬能戰斗的黨員,才能率領中國革命進入澈底的勝利。

  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無產階級的先鋒隊。他應該大量吸收先進的工人雇農入黨,造成黨內的工人骨干。同時中國共產黨又是全民族的先鋒隊,因此一切愿意為著共產黨的主張而奮斗的人,不問他們的階級出身如何,都可以加入共產黨。一切在民族革命與土地革命中的英勇戰士,都應該吸收入黨,擔負黨在各方面的工作。由于中國是一個經濟落后的半殖民地與殖民地,農民分子與小資產階級出身的智識分子,常常在黨內占大多數,但這絲毫也不減低中國共產黨的布爾什維克的地位。事實證明,這樣成分的黨,是能夠完成世界無產階級先鋒隊共產國際所給與的光榮任務的,是能夠艱苦奮斗百折不回的。在世界各國共產黨中,除聯邦共產黨外,中國共產黨站在光榮的先進的地位。

      必須同黨內發展組織中的關門主義傾向做斗爭。能否為黨所提出的主張而堅決奮斗,是黨吸收新黨員的主要標準。社會成分是應該注意到的,但不是主要的標準。應該使黨變為一個共產主義的熔爐,把許多愿意為共產黨主張而奮斗的新黨員,鍛練〔煉〕成為有最高階級覺悟的布爾什維克的戰士。黨內兩條戰線的斗爭,與共產主義的教育,就是達到這一目的的方法。黨在思想上的布爾什維克的一致,是黨的堅強的無產階級領導之具體表現。不從積極的戰斗需要出發,而從恐懼觀念出發的組織問題上的關門主義,必須澈底的擊破。民族革命與土地革命的偉大戰斗,已經涌出和正在涌出無數的積極的分子與群眾領袖,黨的組織應以熱烈歡迎的態度,向他們開門。黨不懼怕某些投機分子的侵入,黨用布爾什維克的政治路線與鐵的紀律,去保證黨的組織的鞏固。黨不懼怕非無產階級黨員政治水平的不一致,黨用共產主義教育去保證提高他們到先鋒隊地位。

    必須大數量的培養干部。黨要有成千成萬的新干部,一批又一批的送到各方面的戰線上去。不是把領導才能每條都教好了才給干部以工作,而是放這些干部到斗爭中去,使他們從斗爭中去學習。不是以如同使用機械一樣的態度,去使用干部與黨員,而是愛護他們,信任他們,分配他們以適當工作,充分發揮他們的天才與自動性。不是以官僚主義的態度去對付干部與黨員,而是以對于任務的解釋說服,對于工作的具體指示,把黨的領導機關,同他們活潑有生氣的聯系起來。對于干部與黨員在思想上與工作上的錯誤,不是輕易的給以打擊,加上機會主義帽子,以及輕易的處罰他們,而是給以耐心的一次又一次的說服教育。思想上與工作上的錯誤,是免不了的,錯誤是可以改正的,列寧主義的學習精神,與從斗爭中求鍛練〔煉〕,是改正錯誤的最好方法。黨內斗爭的火力,應該向著那些堅持錯誤觀點,不愿學習鍛練〔煉〕,不受指導教育的同志。一定限度的組織上的結論,也僅僅對于那些錯誤嚴重與無法說服的同志才是必要的。但一切必要的黨內斗爭與組織結論,仍然是帶著對于本人與全黨的教育性質。只有對于那些有一貫錯誤路線的機會主義者,黨才不應該因為他們的一時表現改正,而輕易給他們以重要的工作。

  偉大斗爭時期,黨的干部堅固地團結于黨的領導機關的周圍,是有決定意義的。黨要團結全黨領導最廣大群眾走上民族革命與土地革命的戰爭,沒有很多的與很好的干部作紐帶,是不能成功的。正確的組織路線與干部政策,是完成這個任務的前提。

  中國共產黨中央號召全黨及其干部為堅決執行黨的策略路線而斗爭。把統一戰線運用到全國去,把國防政府與抗日聯軍建立起來,把蘇維埃人民共和國變成全民族的國家,把紅軍變成全民族的武裝隊伍,把黨變成偉大的群眾黨,把土地革命與民族革命結合起來,把國內戰爭與民族戰爭結合起來。神圣的民族革命戰爭萬歲!中國的自由獨立與統一萬歲!蘇維埃新中國萬歲!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徐悲鴻用賣畫所得抗戰救災
拳拳赤子之情,徐悲鴻用賣畫所得抗戰救災。...[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