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七七事變

  華北事變后,日軍在威逼利中國冀察當局及其支柱第29軍遭到失敗后,即從軍事上步步進逼,蓄謀重演九一八事變的故伎,頻繁進行挑釁性軍事演習,一手制造了七七盧溝橋事變,最終實行了全面侵華戰爭。中國人民全面全民族的抗戰由此拉開了序幕。

  盧溝橋橫跨北京西南永定河,為北京通往西南的咽喉要道,橋北連接中國南北的鐵路大動脈平漢鐵路(北平—漢口)穿河而過,橋東為宛平城,扼守盧溝和鐵路兩橋,日軍據此即可切斷北平中國駐軍。針對日軍挑釁,第29軍加強了盧溝橋地區的防守。7月7日夜,駐豐臺日軍一部又赴盧溝橋地區演習。深夜零時許,日軍借口在盧溝橋演習時“失落一名士兵”為名無理要求進宛平城搜查,遭到拒絕,日方以武力威脅。中方為防事態擴大,同意日方派員進城調查。同時,駐豐臺日軍一營開赴盧溝橋。不久,日方“失蹤”士兵即自行歸隊,但日方隱瞞不報,反而提出城內駐軍必須向西門外撤退,日軍進至城內再行談判,復遭中方拒絕。8日晨5時,日軍不及日方談判代表出城便向宛平城發起攻擊。中國守軍忍無可忍,展開反擊。第29軍司令部命令前線官兵據守不退。8日,日軍三次進攻宛平城。當晚,29軍作出讓步,與日方達成協議,同意撤兵,日方則停戰。然而,其后兩日,日軍4次背約棄信,進攻中國守軍,中國守軍被迫展開反擊,10日夜,經十余次爭奪,將宛平城附近要地鐵路橋和回龍廟奪回。此后,日軍由于兵力不足,始行撤退。

  事變發生后,在全中國激起強烈反響,第二天和23日,中國共產黨兩次發表宣言,指出“華北危急!平津危急!中華民族危急!”號召全國放棄任何妥協立即實行抗戰,并致電宋哲元和蔣介石要求共同抗日。南京國民政府則在幻想“和平”解決的同時,作好了抗戰準備,7月17日蔣介石廬山談話表示抗戰的“最后關頭”已經到來,全面戰爭一旦爆發,則“地無分南北,人無分老幼”,進行全國抗戰。

  日本政府則借機擴大戰爭。由于在華北兵力不足,遂施展和平談判的煙幕彈,一面加緊侵華準備。7月11日,日本政府發表《派兵華北的聲明》,反誣中國第29軍挑起七七事變,在國內進行戰爭動員,增兵華北。7月12日,新任中國駐屯軍司令官香月清司抵天津后,立即決定“一舉殲滅中國第29軍”。 7月25日,日軍占領廊坊,切斷平津間鐵路交通。26日下午,日軍向第29軍發出最后通諜,要求其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區。同日,日軍一部強行闖入廣安門,中國守軍與之發生戰斗。

  日軍發出最后通牒后,29軍意識到日本侵略已勢不可免,遂拋棄和平幻想,準備抗戰,于27日發出“自衛守土”通電。28日,日軍對29軍發動總攻。在劣勢情況下,29軍將士仍然進行了激烈的抗擊。在南苑,29軍與進攻之敵展開慘烈戰斗,副軍長佟麟閣、第132師師長趙登禹壯烈殉國。在北苑、豐臺、盧溝橋和廊坊等地,均與敵展開激戰,然終不守。29軍撤離北平。30日,北平陷落。在天津,29軍主動出擊,給敵以重大打擊,北平日軍回師增援,29軍經激戰,于30日撤離天津。天津陷落。

  七七事變的整個過程清楚地表明,它是日本政府、財閥、政黨的共同意志,絕不是什么日本少數軍人牽著軍部、政府的鼻子走。它是日本大陸政策的必然發展和有計劃有準備的行動,是日本長期以來侵華野心的最終全面實施,也絕不是什么偶然事件。中國已經喪失了臺灣、澎湖列島和東北等一系列領土于日本侵略者之手,日本還霸占了中國剩余領土內一系列軍事、經濟主權,更甚而要侵占華北,中國已經到了忍無可忍、不得不還手的最后地步了。日本知道中國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的退讓,漸進式的蠶食已經走到了盡頭,再也行不通了。為此,日本急不可耐地拋棄了漸進式蠶食的方法,為了實現預定的大陸政策,對中國開始全面出擊,企圖根本上滅亡中國。然而,侵略者總要給自己粉飾一下,說什么是由于中國的“反日”行為才造成了日本的被迫反應——簡直是一派胡言,潛臺詞無非是“中國應該順從地接受日本的統治、占領和奴役”。而這,只能是日本侵略者自己的夢想罷了。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徐悲鴻用賣畫所得抗戰救災
拳拳赤子之情,徐悲鴻用賣畫所得抗戰救災。...[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