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中日關系的困難與出路

程永華

    本文為駐日大使程永華2014年5月9日應邀出席第九次“日中懇話會”時的演講

    大家好。

    很高興來到“日中懇話會”與來自學術、政治、媒體等各界的人士見面。“日中懇話會”是匯集日本知識人士討論中日關系的平臺,迄今已舉行8次,為推動日本社會深入思考中日關系發揮了積極作用。需要提及的是,去年日本200多名中國問題專家學者成立了“思考新日中關系研究者之會”,積極呼吁打開中日關系困局,發出要求改善兩國關系的聲音,今天有幾位“研究者之會”的代表也來到了現場。應該說,諸位對中日關系傾注的關心和支持,為兩國關系攻堅克難提供了助力,我對此表示贊賞。

    近幾年來,中日關系經歷了不平凡的劇烈起伏波折,接連受到嚴重干擾,遭到日本某些勢力的阻撓和破壞。中日關系陷入邦交正常化以來最為困難的局面,矛盾之尖銳,形勢之嚴峻,都是我從事對日工作40多年來從未遇到過的。這一狀態不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利益,有損地區和世界穩定與發展,令人深為憂慮。中日關系如同一名重病患者,需要觀察病情、分析病因,也亟需尋找治療的處方和出路。今天我想從這幾個要素出發談談看法,與大家交流共勉。

    各位朋友

    中日關系的“病情”是領土、歷史、軍事安全等問題全面突出,而且相互錯綜交織,復雜聯動。縱觀中日關系以往發展,雖在不同時期有這樣那樣的溝溝坎坎,但多重問題同時出現,在我記憶中還是頭一次。

    釣魚島問題事關領土主權,涉及歷史問題,牽動國民情緒,有其非同一般的敏感性。中日在幾十年來遵循了邦交正常化時兩國領導人達成的諒解和共識,基本保持了有關海域的平靜和穩定。2012年石原慎太郎在這一問題上惡意挑起事端,日本政府不但沒有堅決阻止,反而順勢“購島”,實施所謂“國有化”。這一做法徹底破壞了雙方諒解和共識。改變現狀的是日方,而不是中方。中方針對日方的侵權行為必須做出必要反應。

    歷史問題是涉及中日關系政治基礎的重大原則問題,中國政府和人民對此看得很重。雙方從上世紀80年代起圍繞靖國神社問題幾次出現風波,中方的立場是一貫而明確的,從未將該問題當作所謂“牌”來打。我們堅決反對日本領導人參拜,同時對普遍民眾前往悼念自己的親人不持異議。小泉首相執政時期中日圍繞該問題經歷5年尖銳斗爭,留下深刻教訓。安倍首相上次執政時首訪中國,就是建立在妥善處理該問題的基礎之上。他作為親歷者和當事人,不應出現反復,不應故意玩火。我們說“日本領導人關閉了對話大門”,并非是有意回避對話,誰也不能指望一面以“拳頭”打人,一面又要求別人與你對話。

    在軍事安全領域,日本領導人及其側近人士在日本國內和國際上頻頻指責中國,渲染中國威脅和中日緊張局勢,抓緊為日本安全政策松綁,不斷推出一系列強軍擴軍舉措。前不久,美總統奧巴馬訪日期間日美圍繞釣魚島、南海等問題發出很多消極聲音,顯露出日本聯手美國對抗中國的姿態。上述現象與當今世界各國利益深度融合、謀求共同發展的趨勢格格不入,陷入早已過時的“零和”觀念和“冷戰思維”。這可能導致日本走向“以鄰為壑”的歧途,偏離和平發展的正確方向。

    各位朋友

    中日關系的直接“病因”是日方在有關敏感問題上的錯誤舉措,從“病根”上看則是戰略互信嚴重不足,日本對中國發展的認知出現了嚴重偏差。

    對于中國和中國發展,日本國內一直存在當作伙伴還是對手、視為機遇還是威脅的爭論。較之以往日社會主流意見贊同中國“機遇論”,近來日涉華負面認識和輿論明顯上升,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一是唱衰中國,鼓噪中國走下坡路甚至走向“崩潰”;二是抹黑中國,無視中國在維護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所做貢獻和積極作用,無視中國堅持和平發展和睦鄰友好政策,在國際場合到處說中國壞話;三是敵視中國,把中國當作日本的主要威脅甚至“假想敵”。無論是上述哪一種論調和心態,都容易將日本對華政策引向牽制防范和對抗示強的方向,產生十分有害和危險的后果。

    為了增加大家對中國發展的認識和了解,我愿從三個角度談談中國發展給外界帶來的影響:

    中國為世界提供更多發展機遇。中國推進工業化、城鎮化、信息化、農業現代化方興未艾,縮小城鄉、區域差距帶來的增長潛力巨大。盡管中國增速有所趨緩,但作為規模超過9萬億美元的經濟體,今后仍有能力維持7.5%左右較快增長。近期舉行的中共十八大和全國人大十二屆二次會議著眼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推出加大簡政放權、優化產業結構和通過改善民生提升內需等一系列具體措施,將對穩定增長持續提供動力。中國市場不斷擴容、國際投資融資增大、自貿建設加快推進,這些已經并將繼續對外釋放紅利。中國年進口總額已接近2萬億美元,預計今后5年將進口超過10萬億美元商品;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去年已超過900億美元。就中日經濟合作而言,雙方在綠色環保、循環經濟、醫療等領域存在合作空間,日本環境大氣污染治理技術和經驗在華大有用武之地。希望日本充分認識和抓住中國機遇,參與中國全面深化改革進程,共同謀求新的發展。

    中國致力于維護世界和平穩定。中國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植根于中華民族崇尚和平、以和為貴的傳統精神基因,來源于中國實現未來發展目標的自覺和自信。中國正在追求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體而言就是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為此,中國離不開兩個最基本的條件,一個是和諧穩定的國內環境,一個是和平安寧的國際環境。前不久,習近平主席在德國發表演講時指出,“中國需要和平,就像人需要空氣一樣,就像萬物生長需要陽光一樣。只有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只有同世界各國一道維護世界和平,中國才能實現自己的目標,才能為世界作出更大貢獻”。這些態度誠懇的對外宣示,充分展示了中國和平發展的堅定決心,希望引起日本各界理解和重視。

    中國在周邊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去年中國召開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突出“親、誠、惠、容”的理念,強調親仁善鄰,誠信為本,讓中國的發展惠及周邊,實現和而不同、多元共生的包容開放發展。日本是中國重要近鄰,是中國周邊政策的適用對象。最近日本有人認為中國對日政策變了,變得更加強硬了,這不符合事實。中方重視中日關系的基本政策沒有變化,我們堅持將少數人和勢力錯誤言行和廣大愛好和平的日本人民區分開來,愿同廣大日本人民和睦相處,愿同日本各界開展交流合作。當然,中國在周邊不惹事,但也不會為了息事寧人而犧牲國家主權、安全利益和民族尊嚴,不會吞下外部勢力惡意挑釁造成的苦果。

    各位朋友

    面對中日關系的復雜病癥,需要雙方共同尋找治療“處方”,我們不但要治標,更要治本,不但要治在當前,更要治在長遠。關鍵是要重溫和堅持四個政治文件的精神,嚴格按照有關重要共識去做,推動兩國關系走上長治久安的健康發展之路。我認為具體思路歸納起來主要有四點:

    一是妥善處理歷史、釣魚島問題等重大政治障礙,這是改善兩國關系的必經之路。日本領導人在靖國神社問題上逾越了紅線,親手關上了與中方對話的大門。要重新打開這扇門,日方必須妥善處理有關問題。更進一步講,日方需要與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歷史真正做出切割,劃清界限,這樣才能真正放下歷史包袱,更好邁向未來。在釣魚島問題上,中國堅定維護領土主權,同時愿通過對話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二是扎實做好危機管控,防止擦槍走火,這是兩國關系必須堅守的底線。中日作為無法搬家的近鄰大國,必須遵循和平相處之道,舍此決無他途。目前東海相關海空域存在沖突隱患,雙方應抱有緊迫危機意識和冷靜理性頭腦,加強防范現場突發不測事態。中方對危機管理持積極態度,愿推動工作層保持聯絡溝通。雙方還要避免日本某些勢力再次尋釁滋事,制造事端。

    三是繼續保持和推進務實合作,這是維護兩國關系的必要保障。中日交流合作有利兩國發展,符合雙方利益。中國支持各領域各層次友好交流,愿同各界知華友華人士保持交往。近期中方先后接待日本國貿促、東京都知事、日中友好議員聯盟和自民黨“AA研”等代表團訪華,展示了對經濟界、地方及議員等各界交流的積極姿態。希望雙方保持有關交往勢頭,共同為改善兩國關系做出努力。

    四是把握彼此正確認知和定位,確認積極政策基調,這是兩國關系邁向正軌的根本要求。雙方應以理性客觀心態看待對方發展,真正把中日第四個政治文件中關于兩國“互為合作伙伴,互不構成威脅,相互支持和平發展”的共識落到實處,使之形成深入人心的社會共識。我們積極評價日本戰后走和平發展道路取得的重要成果,希望日方能從自身利益和長遠大局出發,順應時代潮流,把握和平方向,奉行積極對華政策,與中方共建政治安全互信。

    各位朋友

    知識人士匯聚社會的智慧和良知,為國家發展進步提供智力支撐和精神動力。在中日關系面臨嚴重困難的形勢下,“日中懇話會”和“思考新日中關系研究者之會”等組織本著使命感和責任感,積極為兩國關系改善集思廣益,建言獻策,精神可嘉,令人感佩。希望包括上述兩會在內的各界有識之士繼續秉持實現中日互利共贏的理念和理想,努力多出主意,多做實事,為改善兩國關系積累積極因素和正面能量。

    謝謝大家。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抗戰老兵李安甫:11次死里逃生,黨員
李安甫,13歲參軍入伍,成為肖華將軍麾下的司號員,他加入武工隊,成為傳遞情報、刺殺鋤奸的神槍手。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年...[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