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一·二八淞滬抗戰

      日本對中國東北的侵占激起了中國人民強烈的憤慨,在中國共產黨的號召和領導下,全國掀起抗日救亡運動的高潮。同時也引起國際上的強烈關注,為了轉移國際對中國東北的視線,減輕其推出“滿洲國”的壓力,直接威脅南京,迫使中國政府承認東北的既成事實,取消人民的反日運動,為其進攻中國內地做準備,于是日本在上海制造事端,燃起了新的侵略戰火。

      日本進攻上海,也和進攻東北一樣,進行了精心的策劃和準備。1932年1月18日,日本唆使五名日本僧人向上海馬玉山路中國三友實業社總廠的工人義勇軍投石挑釁,與工人發生互毆。田中操縱流氓漢奸乘機將兩名日僧毆打至重傷,日方傳出其中一人死于醫院。隨即以此為借口,指使日僑青年同志會一伙暴徒焚燒三友實業社,砍傷三名中國警員。又煽動千余日僑集會游行,強烈要求日本總領事和海軍陸戰隊出面干涉。暴徒滋事后,日本總領事村井蒼松向上海市長提出道歉、懲兇、賠償、解散抗日團體四項無理要求。日軍還向上海大量增兵,積極進行戰爭準備。

     1932年1月28日,上海市政府為了息事寧人,全部答應日本的無理要求,日方表示“滿意”,卻又進一步以保護僑民為由,要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閘北,不待答復日本海軍陸戰隊便于23時30分向閘北中國駐軍陣地發起猛烈進攻。日本帝國主義蓄意制造的一·二八事變,在日軍不宣而戰的情況下爆發了。

      駐守于淞滬地區的十九路軍,在全國人民抗日熱潮的推動和影響下,在軍長蔡廷鍇、總指揮蔣光鼐下定抗戰決心,違抗南京國民政府中央的意志,奮起抵抗。在閘北,與敵展開巷戰,他們組成敢死隊以潛伏手段炸毀敵裝甲車,堅守每一陣地,適時反擊,打退了日軍的連續進攻。后來戰火延伸到江灣、廟行、吳淞、寶山一線,張治中將軍率第五軍馳援。在各界人民的支援下,十九路軍和第五軍的抗戰堅持了一個多月,打得日軍多次更換司令而不能有所推進。但是,十九路軍和第五軍孤軍作戰,傷亡日重,急需支援,而國民政府一心妥協,不欲擴大,拒絕再派兵增援,軍政部還克扣軍餉和截留捐款。3月1日,日本組成上海派遣軍全線總攻擊,從瀏河口、楊林口、七丫口突然登陸,疾速包抄守軍后路。中國軍隊腹背受敵,在無援助的情況下,十九路軍和第五軍被迫撤退至第二陣線。

      由于南京國民政府的對日妥協政策,消極抵抗,積極謀求與日本的妥協停戰,同時由于日本此時還未做好全面侵華的準備,日本在認為已經達成了掩護推出偽“滿洲國”的預期目的的情況下,提出苛刻條件,同意停戰。1932年5月5日,中國政府當局與日本簽訂了 屈辱的《淞滬停戰協定》,在上海市區及其周圍、在中國自己的土地上,中國喪失了駐兵權等一系列主權,相反日軍則可以繼續在上海橫行,完全葬送了19路軍英勇抗戰的成果。軍事上也給全面戰爭爆發后第二次淞滬抗戰帶來了不利影響。

      但是,十九路軍的英勇抗戰卻有重要的意義。它是在東北淪喪、國民政府實行不抵抗政策與全國人民迫切要求抵抗的矛盾形勢下進行的,極大興奮了全國廣大人民包括國民黨內愛國官兵、以及海外華人華僑的抗日熱情,取得了全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和廣大海外華人華僑的大力支持,捐款捐物無數,也充分體現了只有堅決抗日,才是大勢所趨,民心、軍心所向。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抗戰老兵李安甫:11次死里逃生,黨員
李安甫,13歲參軍入伍,成為肖華將軍麾下的司號員,他加入武工隊,成為傳遞情報、刺殺鋤奸的神槍手。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年...[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