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русский
 

方守仁:正確臺灣史進課堂前先做好基礎工作

中國評論通訊社

   

      中評社北京4月24日電 臺灣《海峽評論》總經理方守仁在“兩岸融合視野下臺灣史論壇”上發表觀點稱,臺灣自甲午戰敗125年以來,臺灣人不知臺灣史,或者只知被誤導的臺灣史,此為臺民之不幸也是民族的悲哀,是以應聯合兩岸民間政黨、文史學者等,將檔案資料重新歸納整理,做田野調查、口述歷史、召開研討會、開設展覽、舉辦紀念活動、成立紀念館等,此些基礎工作先做好,待拿回教育權與行政權后才能以最短時間,將正確的臺灣歷史課綱進入臺灣學子的正式教育之中。

  方守仁認為,以信史的資料做為研究基礎可知,臺灣最初是原民社會,而自有清開始,因近代海運之興起,逐漸發展成以閩粵兩地人民來臺為主的移民社會。然西方列強自1874年“牡丹社事件”侵臺之后,清廷始注重海防之重要,加強臺灣之治理并建省,使臺灣在短短十數年期間即發展成中國最具現代化基礎之地,奈何甲午戰敗,乙未割臺,臺灣墜入日本帝國主義之手,向下沉淪為殖民社會。

  方守仁表示,日本以臺灣為第一個首要的殖民統治實驗基地,起初展開種種的武力鎮壓,與懷柔大族的兩手策略,加之以強力理蕃,以二十年期間完成了全面有效治理的基礎。1895-1915此二十年間,謂之武裝抗日二十年,此后三十年間(1915-1945),臺民以文化抗日抵抗日本皇民化教育,同時期地下武裝抗日、奔赴祖國抗日,在在均有與大陸的多方聯系與合作支持,臺民清楚臺灣抗日的成功,必須與祖國抗日亦步亦趨,將來才獲有成功之可能。臺人抗日始自1895年臺灣民主國成立,直至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臺人才正式與全中國人民一起抗日,又至1941年珍珠港事變后,才又與全世界人民一起抗日,故臺灣抗日五十年之歷史,較之中國全面抗日與全世界反法西斯更具有種種可歌可泣的歷史史實,在史學與政治學研究上,也極具殖民與反殖民的研究價值。

  方守仁認為,臺灣史研究工作應該經由史料整理、出版到口述歷史的反覆論證。開始做史料的收集,并將其匯編出版,或是邀請學者撰寫論文,待論文累積后即召開研討會,出版論文集、專書等……,此為初期的臺灣史研究工作;中期的研究工作則是將史料之匯編或論文、專書等做為基礎,據此去做田野調查、與抗日英雄后人訪談,以及巡訪當地史跡或與當地文史工作者交換研究心得與成果。

  向社會發聲要求彰顯,補足臺灣歷史教育的空白處

  方守仁表示,在日據五十年間,臺民的抗日與國族意識,曾經以走唱的方式,如“臺省民主歌”或“歌仔戲”的形式,傳揚中華民族的忠孝節義與歷史,直至今日更因各種形式的傳媒興起,臺灣人民一生受此影響,即便以極獨的“臺獨”份子為例,他們所使用的語言,過的生活形式與民俗,亦仍是中國人的傳統習慣方式,亦可說即便以聲稱自己是支持“臺獨”的臺民為例,如哪咤三太子剔骨還父剔肉還母,去掉了中國話、中國信仰、中國習俗、中國飲食,請問他們還剩什么?至多是看不見的日本皇民化的遺毒而已。

  從民間運動到建立歷史課綱,以進入基礎教育為最終目標。

  方守仁指出,臺灣自甲午戰敗125年以來,臺灣人不知臺灣史,或者只知被誤導的臺灣史,此為臺民之不幸也是民族的悲哀,是以應聯合兩岸民間政黨、文史學者等,將檔案資料重新歸納整理,做田野調查、口述歷史、召開研討會、開設展覽、舉辦紀念活動、成立紀念館等,此些基礎工作先做好,待拿回教育權與行政權后才能以最短時間,將正確的臺灣歷史課綱進入臺灣學子的正式教育之中。此巨大之工程雖跨125年,然史跡、史料檔案、民間傳頌等等,仍有巨量的研究工作待進行,盼此工作之完成能恢復兩岸人民的正確歷史記憶,并對臺灣人民曾抗日五十年之苦難,給予應得之歷史地位與評價。

分享到:
抗戰史上的今天

展覽訊息
視頻播報更多
小個子大英雄!95歲老兵看升旗,一番
為了新中國冒著槍林彈雨,一路走來的革命老兵,對國旗有著特殊的情感。近日,95歲的抗戰老兵李安甫,去天安門廣場看了一次升旗...[了解詳細]
新聞排行更多
乒乓球中国公开赛